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微观时事
7:30am 28/11/2022
张晋玮.新政府的三个经济优势与挑战
张晋玮

近二十年来,大马人看到的是的政治斗争,但在90年代末,让他走向国际舞台的,是他的经济管理实力。

安华出任第10任首相,大马股汇双涨。从股市与马币的表现看来,投资者已结束了观望态度,重新进场投资,这意味着他们对新政府有一定的信心。

ADVERTISEMENT

在发展经济方面,新政府有三个优势。对于第一个优势,我给它取名为“世俗效应”。相比于国盟,与国阵更偏向“世俗化”。

在国盟成为热门执政阵营后,啤酒与赌博股的价格直线下跌,到了新政府上台后,股价迅速恢复,有者冲破了选前的水平。

“世俗效应”影响的不仅是个别股票,看一看大马公积金,2017- 2021年间,伊斯兰储蓄计划(Simpanan Shariah)的回报率平均为 5.54%,落后于普通储蓄计划(5.93%)。

公积金局曾指出,前者只投资符合伊斯兰法(Shariah Compliant)的项目,不投资外国银行股,这是它的回报稍为落后的原因之一。此文不是在否定“伊斯兰化”的投资项目的表现,笔者要表达的是“世俗化”受的限制较少,赚钱的机会自然更多。投资如此,国家管理经济亦如此。

第二个优势是“希盟效应”。在过去二十多年来,首相安华推动的是“烈火莫熄”运动,希盟象征的是改革。在2018年,希盟首次夺得政权,不少人民对国家的信心一度暴涨。

当年,据大马经济研究所(MIER),消费者信心指数(Consumer Sentiment Index)创20年新高。股市方面,选前,本地零售投资资金净流出4亿,选后大U转,净流入16亿。

回到今天,大马股市涨50点,马币涨至4.5的水平,兑欧元、英镑、日圆持续走强。这一次不同的是,让股市上涨的更多是外资,安华上任后,外资净流入3.4亿。这可能与新政府第三个优势有关,我称它为“安华效应”。

近二十年来,大马人看到的是安华的政治斗争,但在90年代末,让他走向国际舞台的,是他的经济管理实力。当时,他被《欧洲货币》(Euromoney)杂志誉为四大杰出财长,《亚洲货币》(Asiamoney)称他为1996年最杰出财长。

在应对97年亚洲经济风暴时,安华的政策得到国际社会的赞扬。如今,全球经济开始放缓,“安华效应”有机会提升国际社会对大马的信心,这也是新政府的优势之一。

观察国际走势以及希盟以往的表现,新政府有三个挑战,第一个是“陷阱”。看一看希盟与国阵的竞选宣言,不是降物价(如油价与大道收费)就是派钱(如提升家庭收入和送免费电脑),处处都是钱。

大马国债与GDP比例接近了国家允许的上限,政府入不敷出,跟着民粹主义走不是长远之计。英国前首相特斯拉上任后,推出了最民粹的迷你财案,最终成为了任期最短的首相,此事共勉之。

除了民粹主义,“反对党思维”也是新政府的另一个挑战,希盟首次执政时,大肆批评国家财政状况,持续了多年来当反对党的思维。有人认为,这做法会打击投资者对大马的信心,反观前首相慕尤丁上台前称自己为“马来人为先”,上台后则强调“当全民首相”。有些适用于反对党的思维,在朝时未必行得通。

新政府最后一个挑战是“过度干预经济陷阱”。目前,不少央行被逼加息抗通胀。由于加息会加重人民的还款负担,此举未必受政府欢迎。回到大马,国内有不少政客批评国行加息,这给国行做决定时带来一定的压力。

正如一个“宗教化”的经济会为决策者在做投资或发展计划时,带来一些限制,一个“政治化”的经济也会影响决策者维护经济的能力。这也是为何发达国家主张经济与政治切割,政府不得侵犯央行的独立性的原因。

对于第15届成绩,它显现了大马人对政治理念、种族与宗教的分歧。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曾说过一句话,“我们可能来自不同的地方,经历了不同的故事,但我们可以有共同的梦想”。或许,发展经济可以成为大马人共同的梦想。

打开全文
大选
安华
希盟
张晋玮
微观时事
民粹主义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5小时前
6小时前
6小时前
7小时前
8小时前
18小时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