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失足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6月前
9月前
10月前
12月前
1年前
1年前
(新加坡15日讯)62岁油漆叔疑在洋房窗户补漆时失足跌下,昏迷送院,抢救后被宣告无望苏醒,会变成植物人。其家人在5天后忍痛拔管,放手让他离去! 这起意外发生在今年3月2日下午2时,地点是罗弄马裕基(Lorong Marzuki)某栋4层楼洋房。 死者是洪祖汉,生前与女友钱美玉(59岁)和弟弟住在勿洛北3街第534座组屋。 女友钱美玉昨天受访表示,她是在事发后接到医院通知,才得知洪祖汉出事。 据她了解,当时他和工人已经结束工作,但他可能想到还有一些地方要补油漆,于是就独自上楼处理,孰料却不慎坠楼。 她说,洪祖汉被送去医院时还有气息,但随后昏迷了5天,当时她一直陪伴在侧,并不断和他说话,鼓励他醒过来。 可惜医生告知说他已无望苏醒,变成植物人,家人才无奈选择拔管,同意放弃治疗。 “在决定拔管后,我就和他说,我会好好生活和努力工作养活自己。他的弟弟也叫哥哥放心,说会继续照顾我。虽然当时他没有任何反应,但我们好像看到他有流泪。” 那晚,他们也通知洪祖汉的生前好友,叫他们去看他最后一面。隔日早上9时许,她就接到医院来电,说他已处于弥留状态,但她赶过去时,他已经离世。 原要明年注册结婚 曾拒绝油漆叔提注册结婚的要求,后来下定决心要在明年注册,如今却天人永隔。 钱美玉说:“我们认识3年后才在一起,是相互陪伴的伴侣,日常生活也相处得很好,这其实已经足够了。” 她说,后来洪祖汉说要去注册结婚,给她一个名份,由于此前自己的一些经历,她拒绝了他的要求。直到后来经过很长时间的考虑,她决定答应他。两人原本决定明年去注册,没想到洪祖汉却发生意外。 “今年1月他突然说会给我一个生日惊喜,还一直说要保密,让我很期待,如今永远都无法得知是什么惊喜了。” 每周花逾1小时路程拜祭男友 . 相互陪伴11年,油漆叔过世后,女友每个星期日都会从勿洛到万礼去“探望”他。 钱美玉说,此前她在附近第539座的咖啡店工作,那里也是两人相识的地方,但他离世后,她也已转工。 这9个月来,她称每个星期日都会花逾一个多小时,从勿洛搭地铁到宏茂桥,再从那里搭巴士到万礼,跟着走路半小时去里面拜祭他。 “我会和他聊聊过去一周发生的事,也播他生前最爱的邓丽君歌曲给他听,偶尔还会带他最爱吃的虾面或云吞面过去,这些都是他生前经常带我去吃的美食。” 验尸庭裁定为工作意外 新加坡验尸庭在昨天就死者的死因召开研讯,验尸官将案件裁定为工作意外。 事发洋房去年5月开始翻新,主要承包商是Tamagawa Tech私人有限公司。死者与主承包商合作二十多年,当时被聘请处理洋房的油漆工作。 意外发生当天还有工地管工和另一名工人在场,洋房的装修工程已经进入尾声,两人当天被派遣到场收拾打扫。 中午12时左右,工人在厨房里见到了死者在吃午餐,然后下午2时见到他在客厅里。 15分钟后,坐在屋前休息的管工突然听到洋房侧边传来一声巨响,一探究竟后,是死者倒卧地上,头部流血不止。 死者在意识不清醒的情况下被送往医院救治。医生指他头部严重受伤、肺部重创、身体还有多处骨折。 当地警方和人力部调查官事后到场调查,发现死者案发时穿着拖鞋,油漆的工具也都在仓库内。 没穿戴安全器具站窗沿 虽然死者坠落时没有任何证人,但曾有多人见到他没有穿戴安全器具就站在窗沿油漆。 新加坡人力部的调查官说,隔壁邻居的女佣案发当天早上11时左右,见到相信是死者的“大叔”站在洋房二楼窗沿工作,而且没有穿戴安全器具。 工人同样说,他案发前几天也两次看到死者站在三楼的窗沿油漆,当时对方也没有穿戴安全器具。 调查官到洋房调查时,发现二楼窗沿墙壁的油漆并不均匀,因此相信死者是站在二楼的窗沿检查油漆的情况时失足。调查官指出,当局将考虑对涉案人员采取行动。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