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家用

4星期前
(新加坡1日讯)你会给父母家用吗?新加坡有调查显示,近四成Z世代年轻人每月给父母家用当作“交房租”。社会观察家受访时表示,这种做法并不普遍,如果以“交房租”方式来教育孩子家庭的爱与支持,可能会传递错误信息。 出社会工作每月给父母家用并不少见,新加坡一家媒体就委托了消费研究和分析公司展开线上调查,对比3个世代,即Z世代(18岁至26岁)、千禧一代(27岁至42岁)和X世代(43岁至58岁)对给父母家用的态度和表现。 《新明日报》报道,调查结果显示,1000名参与调查的受访者中,有约四分之三会定期给父母家用。“尽孝道”是大部分人给父母家用的主要原因,而其他原因还包括想要报答父母,以及不希望父母担心财务问题。 有趣的是,Z世代群体对于定期给父母家用的态度,对比其他年龄层有明显的差异。 39%的Z世代受访者表示,由于还住在父母家中,他们每月会给父母一小笔钱当作是“交房租”。 相较其他年龄层,千禧一代受访者中,仅21%抱持“交房租”的想法。X世代的受访者则仅有8%的人会这么想。 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陈恩赐对此表示,“交房租”听起来更像是一场交易,而不是关系性的亲情羁绊。 “如果父母灌输交房租的观念,目的是为了让孩子懂得世上没什么是免费的,那或许没问题。但是,如果这么做是为了让孩子懂得爱,以及表达对父母的支持,那会传递错误的信息。” 陈恩赐认为,“交房租”的行为可以是孩子为了帮父母分担住房费用,但不该把“交房租”和他们对父母的爱与支持挂钩。 他强调:“养育子女并不是一场通过交房租来偿还的交易。” 不给家用3原因 调查结果也显示,那些定期给父母家用的受访者当中,约一半的受访者平均每月会给300至500新元(约1050至1750令吉)的家用。 对比3个不同年龄层,千禧一代会给父母家用的比例最高,达78%;其次则是X世代的76%,最年轻的Z世代也达到68%。 没有给父母家用的人,所给的主要原因包括父母仍有工作、有一定经济能力不需要孩子补贴,以及自身面对财务上的挑战。 尽管会给父母家用的X世代比千禧一代略低,但X世代给予家用的额度较高。23%受访X世代每月给父母501至999新元(约1745至3479令吉)的家用,比起给相同额度的千禧一代占17%来得高。 另外,Z世代当中,45%每月给父母300至500新元的家用,41%给少过300新元。 另类家用    有子女给父母办副卡 有孩子不给钱,而是办副卡让父母用。 今年刚步入职场的王小姐(23岁,宠物店店员)受访时说,她目前与父母同住,会定期给母亲200新元(约700令吉)补贴家用,平时也会帮忙添置日常用品。 “以前做兼职也会给,不过那时收入少就给的少,每月给50新元(约175令吉)。现在会给200新元,这是我跟妈妈讨论后的金额。因为这个家我也有份,所以觉得应该要给。” 她不认同给父母钱当“交房租”的说法。“我感觉租金的说法很奇怪,因为我是家里的一份子,我不是外人。” 陈女士(55岁,工厂操作员)不会每月给父母家用,不过她特地为母亲设立银行卡副卡,也会定期转钱进户头,确保户头任何时候至少有1000新元(约3500令吉)额度。 另外,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受访者(33岁,会计)说:“我刚开始工作的时候,妈妈开玩笑说要跟我收房租,一个月一两百块。其实最后她都是拿去买菜交水电费。真的要交房租,哪有这么便宜?”
2月前
3月前
4月前
5月前
5月前
9月前
10月前
10月前
11月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