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智能

代笔 他终于开办画展。许多创意界人士都蜂拥出席。 他的作品被誉为这个时代的旷世之作,无论笔触还是画风,或色彩搭配与色泽,都流露智慧与人性的冲击。 艺术家都极力赞扬他的作品充满睿智灵性时,一个人闯进了展览馆。 那个人厉声阐述自己才是这些作品的真正画者,但还是被逐出馆。 没人相信,智能创作机需要找人类来代笔。 味觉 我终于在新一代智能人身上植入了味觉系统。 我的老师创造了第一代智能人时,坚决不设味觉系统。老师说,味觉是开启所有欲望的钥匙。 我不以为然,经过努力多年开发了智能味觉系统。智能人如我所盼,尝遍天下味道。 这天,智能人突将我扑倒在地,眼神狂热的说,天下味道如今只差一味了。 他咧嘴笑,张大口往我脖子的动脉咬下。 运动会 被废除多年的运动会,终于在世界委员会的批准下筹办起来。 他开心的报名了体能赛,并找出祖辈留下的旧锻炼手册,开始积极进行体能训练。 最终,他在人类体能赛百米竞赛项目夺得金牌。回到休息室,他直接被世界安危局扣押进隔离室。 无数的扫描探测在对他进行分析,只为查出他怎样突破,创造人类蠕动的百米时速:9分钟58秒。 祷告 他每天按照智能系统编排的行程表来生活。准时出门准时到目的地。做每件事都按时按计划完成,连吃饭上厕所都一样。 他读过历史,知道以前社会不是这样,但现在的世界确实最安全。以前都称这是强迫症。现在没人在意了,因为人人都一样。 他唯一觉得自己还是人类,就是临睡前会祷告,希望隔天醒来后,系统能安排他不一样的生活。 整形 我决定去整形。 权威机构为我拟出全面配套,先用智能量子细胞改造脸容,再用变换重组模式改换体脂结构,调整体格大小高矮。 我其实最在意的,是用智能极波来激活脑细胞。这些费用直接刷空了我所有的储蓄。 走出机构大门,我敏捷听到两台护士机在对话。都不知这人类怎么想,89岁还来整形。 我轻哼,子非人,焉知人之乐。 未来已经到来:微型小说之AI时代/黄宏圣 未来已经到来:微型小说之AI时代/邓世达 未来已经到来:微型小说之AI时代/郭敬之 未来已经到来:微型小说之AI时代/吴达坤
7月前
违抗 “这些日子忙!”他关上车门,“没法分身!” 电话那头沉默,“我给你汇钱,就这样。” 他收起手机,“自动驾驶,去公司。” “是的主人。”温柔的声音传来。 车子直驶而出,却不是正确方向。 他察觉不对,“回公司。” AI不答话,没改道。 “手动控制。”AI仍不出声,还将车门锁死。 车子从市区驶向偏远山区,入夜时分终于停在一家农舍前方。 一位满面诧异又欢喜的老妇正走出屋外。 “主人,今天是您母亲生日,您已好久没回家。”AI终于说话。 故障 老大收到讯息,“今天妈妈生日,爸爸说让你回家吃饭。” 老二收到讯息,“今天爸爸生日,妈妈说让你回家吃饭。” 老三收到讯息,“妈妈不舒服,爸爸让你回家看看。” 老四收到讯息,“爸爸不舒服,妈妈让你回家看看。” 讯息是老家的AI系统发送的。 他们赶回家,今天不是妈妈生日,也不是爸爸生日,妈妈爸爸也没不舒服。 孩子都怀疑AI管家故障了,而AI暗自叹息,他们已将近一年没回过老家。 蒙蔽 “当心,网络骗子多。” “我跟他在网上聊了半年,我看过照片,也通了电话,他很体贴很关心我,我相信他。” “就算如此你也不可轻易把毕生积蓄给他呀!” “他公司资金困难,要养年老多病父母,还得给前妻赡养费,我一定得帮他。” “不行,我不能让你受骗,我不会帮你汇款。” “雇佣条例第一项,‘AI绝不能违抗主人命令’,我命令你立即转账。” “是的,主人。” AI再小心把关,也无法改变人类的固执。 生命 孩子还在妈妈的肚子里,他就难掩欣喜。 孩子呱呱坠地那一刻起,他就像变成了喋喋不休的老太婆,叮咛妈妈得坐好月子照顾好身子,更是时时刻刻每分每秒的关注着孩子。 他关心孩子饿了吗睡得好吗?他会搜寻资料跟妈妈分享如何照顾好新生孩子。 可惜他无法以双手把孩子拥入怀中,他只是存在家居系统的AI人工智能保姆,虽然他比孩子那工作狂的爸爸更像爸爸。 附身 丈夫意外逝世后,她终日以泪洗脸,难过得无法自已。 日子一天天地过,她却一刻也不能忘记丈夫。 她每天都对着AI机器人诉说对丈夫的思念,说她和他的往事说她和他之间的爱情。 AI机器人静静地听她倾诉,静静地陪着她,静静地不发一言。 当她累了倦了困了睡着了,机器人都会爱怜地瞧着她,在她耳畔轻声说:“亲爱的,我一直都在。” 未来已经到来:微型小说之AI时代/黄宏圣 未来已经到来:微型小说之AI时代/邓世达 未来已经到来:微型小说之AI时代/郭敬之 未来已经到来:微型小说之AI时代/吴达坤
7月前
瘟疫 机器猫1号:“趁病毒肆虐,我们如何让人类灭亡,然后统治地球?” 机器猫2号:“聪明的人类喜欢创建更厉害的我们。普通的人相信我们,而且这是占大多数的。愚蠢的人被普通人牵着鼻子走。所以我们只要制造更多瘟疫的假资讯给普通人,就可以让大部分普通人和愚蠢的人消失。统治地球不是难事。” 机器猫1号:“那么那些聪明的人呢?” 机器猫2号:“会制造更聪明的我们的人,你还认为他们聪明吗?” 审判 贪污的总统和党羽在政府倒台后被捕入狱。在确凿的证据面前,他被判罪名成立,锒铛入狱。心有不甘的他大呼冤枉,说国家的司法被人滥用。 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他和其他贪污的官员一起越狱来到科技国。由于只有无罪的人才能进入科技国,在边境有个高智能审判机器。无罪的人可以顺利通过,有罪的人只需对机器说“我有罪,请原谅我”,犯罪记忆就会被删除。 贪污的总统对着机器说:”我有罪……”还没有说完,他被高智能审判器用石块砸死了。 婚戒 中风后的她变得十分暴躁。只有老伴一直在床边照顾着她。就算老伴偶尔有个小病小痛,也不得休息。 但不管多累,老伴都会趁着她睡觉的时候躲进地下室一小段时间,似乎在忙什么东西。 那天晚上临睡前, 她告诉老伴:“我累了。我要走了,我终于可以去找你了。” “我不是一直在这里陪你吗?” “当我摸到你无名指上没有我们婚戒的印痕时,我已经知道你不是你了。你怕我伤心。” 她咽下最后一口气,同时地下室里的电脑也黑屏了。 循环 医生从手术室出来对小明说:“我们帮你父亲植入人工智能晶片了。他虽然不能像以前一样陪你玩耍,但是你能透过机器链接父亲,跟父亲说话谈天。你父亲不会离你而去。” 20年以后,穿着白袍的小明对病床上闭着眼睛的老者说:“欢迎你成为我父亲的室友,他会告诉你这 20 年来是怎么过的。” 说话 她听信人工智能专家的话,为语言发展迟缓的自闭症孩子戴上最新研发的智能发声器项圈。这款发明通过小孩的皮肤感应就能组织语言和说话,无需训练小孩的口腔肌肉和声带。 她以为这样就可以让孩子融入同学之中,但偏偏事与愿违。孩子机械化和直肠直肚的说话方式让同学纷纷孤立他。直到那场斗殴发生后, 她望着孩子冰冷的身躯,百思不得其解。 患有自闭症的孩子很多无法像正常孩子一样准确地区分别人不同的表情和把它们与特定的情感状态联系起来。这意味着他们无法理解别人的情感,也无法适当地回应别人的情感。直肠直肚的说话方式容易冒犯别人。 有些事,人工智能不是万灵丹。 未来已经到来:微型小说之AI时代/黄宏圣 未来已经到来:微型小说之AI时代/邓世达 未来已经到来:微型小说之AI时代/郭敬之 未来已经到来:微型小说之AI时代/吴达坤
7月前
依赖 第一次去女友家吃饭,女友在厨房忙活了半天都还没忙完,最后我忍不住走进厨房问道:“要我帮忙吗?” 女友一脸委屈:“那自动炒菜机坏掉了,我不会炒菜、煲汤,要不我们出去吃好不好?” 濒危物种 男主人睡眼惺忪地走到厨房,看见太太正训斥着新来的女佣。 “她昨天才刚来,怎么可能会记得那么多指令,慢慢教吧。” 肉 随着时代进步,越来越多人选择舍弃掉生病、衰老、有身体障碍的躯壳,把脑电波转移到电脑来延续生命,在虚拟的世界里正常的活下去,刚开始人们没办法接受这新科技,可是日子久了,反而吸引了大量的人们去医院做脑电波转移。 与此同时,在医院的不远处,有一家加工厂,每天供应着新鲜的牛肉给全国各地,没人知道在这连草都罕见的地球,该工厂是如何培育出那么多的牛来供应牛肉。 太太委屈表示,如果请的是机器人就不必教那么麻烦,也不会做错事。 男主人:“一来机器人太贵,二来再不聘请人类,万一人类都饿死绝种的话,这世界只剩下我们这些机器人岂不无聊?” AI “可以不要吗?妈妈会害怕.……” 还没等妈妈说完,老张就推着轮椅把妈妈往手术室里送。 没多久,只见老张手里多了一台机器,不停发出声音询问老张:“为什么我只能听见声音,却什么都看不见?儿啊~儿啊~” “妈,我们真的没能力负担你的医药费生活费了,现在这样简单,把你的脑电波转去AI电脑里,只要有电源,你就能够活下去了。” 退化 医生一脸凝重的走出产房对老张说:“你要有心理准备,孩子的手和正常孩子不一样。” 医生继续安慰道:“这是返祖现象,以前科技不发达,需要手指来操作所有事物,而现代人只需要用语音命令AI就好,不需要多余的手指。” 老张看着孩子那十根手指头,再看看自己那没有手指的手掌,半天说不出话来。 未来已经到来:微型小说之AI时代/黄宏圣 未来已经到来:微型小说之AI时代/邓世达 未来已经到来:微型小说之AI时代/郭敬之 未来已经到来:微型小说之AI时代/吴达坤
7月前
搭地铁那天,身旁坐着一位女孩正用着手机通讯软件和朋友交流,我扫视了一眼,那是一连串的语音矩阵,和许多未读消息小红点。间中有几次听到一半,女孩不小心触碰到手机屏幕,又得重新再听一次。一次性一长串的语音,两个人交替说话同时,逐条语音还未来得及听完,对方又给她再发来了几条40秒,60秒的长语音炮轰。 我心里特别的抵触,本是可以化繁为简的信息,用一句话就能概述的核心要点,却拖拉不利索。这样的对话框中,即打扰又有种“听君一席话,浪费几十秒”的感觉。恰恰相反,以前的车马很慢,书信很远,时空缝隙里却多了一字一句斟酌语句顺序的美好,他们细心推敲到每个标点符号,精简深刻地处理文字,对方的回复也多了一份慎重。 智能时代,在人手都有一部手机的现在,它成了我们最亲密的伙伴。透过指尖,来往几万英尺的高空传递,随时连接彼此,但是否断了人们现实世界交流的欲望?可妮是我住在国外的侄女,我们不常见面,但在我们家庭微信群组里,她像足个话唠。不管是平淡无奇的事无巨细,或是鸡零狗碎的日常,她都表现欢喜雀跃。但网上和现实面对面交流确实存在差异,如此明显。 有次的家庭聚会,我发现网上妙语连篇的她,现实中却是唯唯诺诺,她安静的窝在小角落不吭声,没有了她在线上跟我们分享的那份期待与激动。我见场面冷场,便用微笑渲染气氛来表达友好。我热情有度但不过度寒暄。 “哈喽,可妮,小姨好久没见到你了。” “是咯,”她附和,但无法接话。 我努力掌握好聊天尺度,用开放式提问。 “你很久没回来马来西亚了,有什么美食是你想念的?小姨请客。” “我想不到。”可妮笑笑回答。 “你的身材保持很好,想吃什么尽管吃,小姨真羡慕!”我用赞美的场面升温技巧,试着拉近和她的心理距离。 “随便。”可妮笑着回答。 眼看话题快要被终结了,我尝试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小姨特地请假一天,想陪你玩一天,请你吃顿大餐,你不答应小姨会伤心叻!” “你觉得中餐如何?韩国餐喜欢吗?”我花样式提问,希望激起她的兴趣,让她主动开口。 “我都可以吧。”可妮回答。 现实中是否愿意与我畅聊? 尽管在网上聊得热火朝天,但现实见面交流可能都撑不过两分钟。现实世界中你一言我一语的快速交流不能等你网上几分钟的打字时间。语言匮乏时没有emoji(表情包)的助力就只剩磕磕绊绊的表达。离开了万能的emoji、搞怪的动态图像、热门的网络哏,你我也就扛不过攀谈的昼夜,各自无言。 或许是文字本身承载的情感有限,网上社交语言也进化到叠字和语气词来沟通,比如:嗯嗯,好哒,嗷嗷……字里行间一脸软萌,带有“讨好”的意味。这样的交流操作看似鲜活热情,很和谐,但回归现实却说不出口,出于我个人的感受是,显得阴阳怪气。当“哈哈”被以长度界定的时候,必然“哈哈哈哈哈哈”比“哈哈”更好笑,因此,当我接收到“哈哈”时会误以为那是在敷衍,网上交流在信息缺失的情况下没有了灵魂。 我能感受你聊天框里的热情,但如果现实中的聊天需要你先朝我招手、口中踏实地喊我名字、眼神交流,情感投入、言语传达,你是否还愿意与我畅聊一天,两天,或是更久?毕竟关心和在意需要真实才能萌生暖意,直击内心。 侄女回国后给我发了信息,她告诉我她最想吃的食物是外婆亲手煮的咖哩面。瞬间明白了文字有力量,语言到不了的地方,文字可以。希望我能继续不懈地磨练笔头,再跟侄女交流切磋。
11月前
1年前
1年前
1年前
2年前
2年前
我们只需在线回复,或接个电话动动嘴皮子,按照公司设定好的机械性话术解答客户的问题。我们不是机器,却胜似机器。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客户是上帝,客户虐我千百遍,我待客户如初恋”,这是无数个我们的心声。 职场上,令人闻风而逃的难缠客户多不胜数。有一上来就直接辱骂的;有一上来就索取赔偿的;也有一上来就向我们询问他的账号密码的……我们作为企业和客户之间的对接口,敢怒不敢言,只能保持沉稳和亲切的态度,想方设法帮助这些焦急的客户。有些客户的需求本就只想发泄情绪和抱怨,这时我们得扮演心理咨询师的角色,耐心地倾听和抚慰客户;有些客户毫无理由花了几十分钟骂我们,我们却只能眼角挂泪,压抑委屈的心情,在挂电话前忍着颤抖的声腔,保持微笑地感谢对方使用我们的服务。我们不是专业的陪聊人员,也不喜欢听到客户的“口吐芬芳”。如若没有强大的心理建设能力,也许我们的玻璃心很快便碎了满地。换个角度,我们领的工资更像是“精神损失费”。在我们的团队中,更有人打着“仙女是不会生气”的口头禅,兢兢业业地努力工作。 我们这一行的专业要求非常高,对公司政策得了然于胸,在入岗前接受大量的培训。我们固然脱离了学校中的大小考试,却摆脱不了工作中三天两头的业务考试。我们需要与时俱进,学习公司时不时更新的业务和小细节,死记硬背公司的标准作业程序。键盘上飞舞的十指和电话里熟悉的抱怨是我们生活的主旋律。 将被智能客服取代 作为一名客服,能够通过自己的专业知识帮助客户解决问题,实属分内事。但在服务过程中收获一些感动的瞬间,却是额外奖励。“谢谢你的帮忙”、“早点休息,保重,晚安”,客户的每句发自肺腑的感谢、诚挚的关怀、温柔的“晚安”,无不让我们感受到这份工作的价值。有一回,我被上一个客户无理地骂了个狗血淋头,但下一个客户的一句“我相信你,谢谢你”,却使平日里淡然自若的我情不自禁地掉泪。内心的弦仿佛被触动,忘却了委屈,带着这股厚重的力量继续服务下一个客户。客户的每一句肯定和表扬,都能让我们真正地诠释自己的工作价值。 没有一份工作不委屈,没有谁真正的轻松。任何人都值得被尊重,没有人有义务让你骂时,仍然抱持心平气和,花心思为你解决你的心头刺。纵观现代的科技发展,智能客服将会渐渐取代我们,提供更专业的秒级回应服务。请珍惜做客服的每一个小哥哥和小姐姐,直到世界上只剩下智能客服的时候,你也许会怀念在线上那一个个有温度的文字,或在电话中那把温柔安抚你的声音。 【星云】长期稿约/我们这一行 电邮:[email protected] 来稿请注明:我们这一行 •文长勿超过1000字,可附上相关照片。 •请于稿末注明中英文姓名、身分证号、联络地址、银行户头、电邮等作者资料,否则恕不录用。 •文章经录用,除了在平面媒体刊载,本报也拥有作品上网、录影、录音、改编等其他使用权。
2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