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柏朗埃州议席补选

大部分巫统的原有支持者,选择给予国阵一个机会,让这个老牌政党有一个存活的空间。他们选择暂时放下对巫统的不满,包括阿末扎希的DNAA,以及巫统和火箭的合作。 彭亨柏朗埃补选之前,慕尤丁放话说,如果国盟赢得补选,“或许隔天一早,就有巫统领袖加入我们。到时,端依布拉欣(伊党署理主席)将成为彭亨新任州务大臣。” 当然,这个梦不用等到隔天,而在当晚成绩揭晓就已梦醒。国阵巫统保住议席,也稳住彭亨州政权;慕尤丁所谓的跳槽领袖,即使有的话,料想也打了退堂鼓。 柏朗埃补选,虽然未受人们关注,不过,它的重要程度,是在一般人想像之外。它不但是国阵彭亨州政权保卫战,也是朝野对抗的一次关键心理战。 彭亨是巫统守住东海岸的一道屏障;如果巫统输了柏朗埃,意味着绿潮再下一城,迟早将要拿下彭亨。守住柏朗埃,等于暂时成功挡住绿潮。 更重大的意义是,守住柏朗埃,证明巫统在马来社会还能够支撑下去,而不是一遇到国盟就兵败如山倒,重复6州选溃败的局面。 6州选成绩显示,巫统获得少过30%的马来选票,以致它在登嘉楼和吉打吃了零蛋,在吉兰丹只赢一席,在雪、槟也损兵折将。 而柔州埔来和新邦二南补选,希盟靠占近半数的非马来选民过关,原本的巫统票大量流失到国盟,或者不出来投票,以致投票率分别只有49%和61%。 而柏朗埃的意义在于它是马来选区,马来选民占了70%左右,对巫统是一次直接考验。 最终的成绩,国阵赢得很安稳,多数票是2949。在马来票方面,国阵占了约52%,而国盟则约47%。 这就很有意思了。从大选到6州选,国盟一路狂扫马来选票,以致国阵和希盟在马来选区步步败退,只能靠非马来票打救。 而柏朗埃却让国阵扳回劣势。虽然有部分之前的国阵票流向国盟,但数目不多,国盟选票只增加约1千张,不像之前选举过半国阵票流向国盟。如果不计算非马来选票,国阵还是可以击败国盟,更何况,国盟候选人是来自声势崛起的伊党。 国阵获胜的因素很多。譬如柏朗埃是它的传统选区,前州议员佐哈里颇有口碑,前大臣安南耶谷加入助选等等;然而,这些都不是决定性因素。 更重要的是整体氛围的改变。或许经过6州选举的气流,绿潮的气势已经减弱,3R课题催谷不了情绪,马来选民心态逐渐沉淀平稳。 大部分巫统的原有支持者,选择给予国阵一个机会,让这个老牌政党有一个存活的空间。他们选择暂时放下对巫统的不满,包括阿末扎希的DNAA,以及巫统和火箭的合作。 他们也对国盟抱持保留态度。即使传言柏朗埃补选可以更换州政府,他们却没有做好准备要换下巫统主导的政府。当吉打、吉兰丹和登嘉楼人民信心满满的迎接宗教主义主导的政权,但彭亨人民选择了熟悉的魔鬼,而不是陌生的天使。 国盟的成功,在于它披上天使的面貌,用宗教许诺带来一个美好的世界,如果不能在这个世界实现,还可以在以后永恒的世界应许,这让很多的马来穆斯林所接受。 而巫统从过去和马来人站在一起奋斗,直到沦落贪腐让少量人操纵权力和富贵,遭到马来社会唾弃,乃至套上魔鬼标签。 但是,一个陌生的天使,一旦掌握权力,是否转身就成为魔鬼?而一个熟悉的魔鬼,已经让人有所提防,坏极有限,说不定还能迷途知返。 或许柏朗埃的选民看出了道理,做出了他们的选择。
4月前
5月前
昌明政府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上,而不是自我束缚的反对党阵营。 朝野阵营对柏朗埃州议席补选成绩有不同的解读,或者说是各取所需、各自表述。 首相安华表示,补选胜利证明了团结政府成员党之间的合作,能成功击破狭隘种族主义及诽谤性论述。巫统主席阿末扎希说,这表明彭亨州没有绿潮,只有蓝潮(国阵)和红潮(希盟),并且越来越被人民接受。国盟主席慕尤丁则指出,国阵与希盟联手后得票不增反减,还流失马来票。 双方的说法都没有错,希盟与巫统是赢了,不过成绩没有去年大选那么的亮丽。国盟是输了,然而在3个垦殖区,国盟赢得两个,总得票还比巫统多了118张,这说明垦殖区已不再是巫统的“定存”。 国盟在大选的得票率是25.4%,补选是36.9%,增加了11.5%。但是国阵的得票率也从56.9%增至61.7%。双方票数都有增加,国阵是获得华裔选民的鼎力支持。 在4个以华裔选民居多的投票站,国阵获得2722票,国盟只得180票,所以国阵巫统获胜的2949张多数票当中,华裔选票是关键。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柔佛埔来国席与新邦二南州席补选,它们的华裔选民分别是40.3%及44.38%,绝大多数支持团结政府,这是国盟必须认清和接受的事实。 大马选举是采用“简单多数票当选”(FPTP)制度,即使是赢一票也是赢。因此不管国盟声称获得最多马来选民的支持或马来人支持率逐渐上升,缺少非马来票,得票就压不倒希盟+巫统,就只能在半岛北部和东海岸“称王”。 况且在柏朗埃这样的巫统强区,马来选民占73%,国阵的马来选民支持率是52.1%,国盟46.8%。巫统是烂船都有三斤钉,不会完全输给国盟。 国盟接连输掉三场补选,显示绿潮已陷入瓶颈,民众不会再相信国盟从后门夺权的论述,非马来人非常抗拒政教合一的理念。但是伊党显然没有从中吸取教训,继续其伊斯兰化主张。 [vip_content_start] 在柏朗埃补选投票前,登嘉楼州政府宣布基于服装被视为太紧和展示身体曲线,决定不参与2024年马运会的女子体操和韵律操比赛;登州伊党拉当区州议员祖莱达也要求登州政府,严惩衣着“暴露”的穆斯林游客。登州弃赛的决定并无法吸引马来票,扭转柏朗埃的败局。 补选成绩揭晓的第二天,登州旅游、文化、环境及气候变化事务委员会主席拉查里依德里斯表示,登州政府将加强对游客服装的管制,以确保游客的穿著符合伊斯兰教规(Syariah),特别是在深受游客欢迎的岛屿,如乐浪岛和停泊岛。这显示伊党完全不理会非马来选民用选票传达的信息,也完全丢弃招商引资、发展经济的“宏图大计”。 伊党还迷信于它的宗教主张能够捞取选票,甚至是坚信绿潮无坚不摧。没有节制的把宗教强施在人民的日常生活中,不只是引起非马来人的恐惧,也会让城市马来选民抗拒。 另一个不利国盟的演变是希盟与国阵逐渐实现选票转移,比如新邦二南补选,希盟诚信党得票率增加15.60%,就是巫统基本票转移的成果;在柏朗埃补选,希盟的支持票也成功转移至巫统。 所以,慕尤丁指在柏朗埃补选,希盟和国阵之间的合作并没有出现选票转移的言论是错误的。如果希盟与国阵的基层逐渐磨合,将能够达到更理想的选票转移,并且阻止国盟入主布城。 对安华来说,补选三连胜,足以稳定团结政府,也说明现在政府的定位及政策是对的,不用右倾来和国盟竞争马来票,因为人民会逐渐认清伊党并不适合领导这个多元种族的国家。 而阿末扎希则可以扳回劣势,告诉党员巫统仍然有戏,不用妄自菲薄、贬低自己。须知,柏朗埃是在巫统执政的州属,是马来选区,在国盟重量级领袖及马哈迪的压阵下,巫统还得到52.1%的马来票,并不容易。 补选三连胜已经让团结政府进一步得到喘气的时间和空间,现在就看安华如何领导其团队,解决民生问题、振兴经济。昌明政府的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上,而不是自我束缚的反对党阵营。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
5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