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榴梿树

1月前
9月前
9月前
10月前
清明祭祖扫墓后,随父亲和哥哥去田园里捡榴梿。园地不大,一半种植油棕,一半种植榴梿,间中尚有一些鳄梨、青柠檬和金瓜。园地里也养了3只狗,负责驱赶松鼠或其他野兽。 父亲领队,他像个导游,跟我介绍与分辨哪棵树是猫山王、D13、D24和金凤。我问他,为何每棵榴梿树的树干上段都围起了镀锌片?他笑说猴子爬到镀锌片会捉不牢而滑落,阻止了猴子来偷吃榴梿。 父亲说,现在已经不用农药除草;喷洒农药不仅有害健康,也会污染土地和水源;所以杂草都用割草机或手拔了。上个月他曾到访彭亨州文冬有机榴梿种植区,当地园主教导父亲,在榴梿树的附近种些豆科植物,以保持土壤的湿度。他也打算装置水泵系统,从附近的小湖抽水灌溉。未来几天,父亲计划在榴梿树下立竿绑网,让成熟的榴梿掉入网兜,以防摔坏。 这些利人利己的耕作,需要很多劳力。父亲感慨万千,他老了,能做多少就多少。他非常希望多几年我能回来帮忙。 想想,在城里打拼了十多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和时间赛跑。 我从事建筑工程,在发展中国家,这行业竞争是非常激烈的。如招标工程项目,要精打细算,而获胜的关键,是以最便宜的价格和最短的完工时间为基准。一旦获得工程项目,就得没天没夜的赶工,甚至连假日都无法好好休息。 尽量不要走在榴梿树下 再来,公司为了谋取更多的工程项目,到处拉拢关系,夜夜笙歌与贿赂是平常事。而且处在高压的工作环境,大多数人的脾气都很差,有时被上头飙骂,有时自己会把气出在下属身上。 在这名利场上,明争暗斗尔虞我诈必然发生,置身事外侥幸生存者还算少数。如果问我,过去几年得到了什么?我会答:得到一些满足虚荣心的小物质和精神压力下的疾病。 父亲倒是能和时间和平相处。 前年年终,风雨特别大,榴梿花还来不及授粉,就被刮落。他没有怨天,天气变幻莫测,人无法掌控。他说,有土地就不会饿死。 哥哥与我们并肩前行,不发一语。 哥哥从小就被诊断出大脑发育迟滞,智商低下,或许根本不清楚我和父亲聊些什么。父亲担心,问我以后会不会照顾哥哥?我说当然会啊,是你们在田里辛劳耕作,供我读完大学以成就现在的我;但是我不会把哥哥接回城里居住,他是属于大自然的孩子,城里的房子对他而言是座监牢。 言下之意,似乎已有回乡的念头。 我们一起走着,尽量不要走在榴梿树下,以免被掉下的榴梿砸到。不远处,忽然飘来一阵榴梿香,想必有榴梿跌落了。我们赶紧寻找,翻开草堆,望向土沟。哥哥喊我们过来,他手中拿起了一颗猫山王。 大家脸上洋溢着阳光般的笑容。
11月前
11月前
2年前
甫进入位于朱湖区的榴梿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眼前雄伟的榴梿老树,园主黄德明接受《花城》社区报专访时坦言,上述“巨无霸”品种仅有两棵,是母亲在30年前,在波德申中华中学举办的义卖会上所购买的2棵小树苗,由于时代久远,他已经不记得这棵榴梿树究竟是什么品种。 报导/摄影:丘明艳 “母亲在50年前,以4500令吉买下7.5英亩地,种下74棵榴梿树苗,不为赚钱,而是为了让孩子和子孙往后还有机会团聚!” 有句老话说“父母走后,兄弟姐妹们就散了……”父母是孩子之间的情感羁绊枢纽,一旦孩子长大后,兄弟姐妹之间有各自的工作与朋友,甚至会在成家立业后,移居到远离原生家庭的地区,一旦父母百年归老,兄弟姐妹们也会渐行渐远或甚少再联系,这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 [nonvip_content_start] 盼子孙能在果园团聚 然而,一名母亲为了确保自己在百年归老后,孩子们都能时刻保持紧密联系,在50年前以4500令吉,在朱湖区买下一片7.5英亩面积的土地后,栽下74棵榴梿树苗,以期待榴梿成熟时,往后的日子,孩子与子孙们至少每年能在果园内团聚一次。 没想到,在这名母亲的无心插柳之下,竟种出“巨无霸”榴梿品种,其苦中带甘的绵密口感,近年来成功吸引了饕餮的喜爱,形成榴梿刚开始结果,就被预定清光,随着该品种大受欢迎,无形中也为果园带来新商机。 园主:义卖会购“巨无霸”树苗 甫进入位于朱湖区的榴梿园,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眼前雄伟的榴梿老树,园主黄德明接受《花城》社区报专访时坦言,上述“巨无霸”品种仅有两棵,是母亲在30年前,在波德申中华中学举办的义卖会上所购买的2棵小树苗,由于时代久远,他已经不记得这棵榴梿树究竟是什么品种。 当年不多名种榴梿 因此,母亲除了采购了两棵“不知名”品种树苗,再从农业部市集购入林林种种的甘榜榴梿,共种下74棵榴梿树。 “不过,在那个年代以甘榜榴梿居多,没有什么名种榴梿,D17已算是比较高价的品种了,更别说猫山王或黑刺。” “父母走了,兄弟姐妹就自然而然少了联络,这也是母亲最不愿看到的情况,她一直以来最大的心愿,就是老人家走了以后,榴梿园能成为孩子们唯一的羁绊,往后每当榴梿树开花结果,孩子们能带着各自家庭甚至后代,来这里团聚。” 黄德明笑称,母亲如今依旧康健,却不时将心愿挂在嘴边,对着孩子们念叨,至少在榴梿季节,家族一定要团聚。 他坦言,自己虽是园主之一,却也是首次打理榴梿园,在之前,他对榴梿种植可谓一窍不通,甚至还试过向路边榴梿贩卖榴梿被骗的窘境,随着接手打理后,他对榴梿也或多或少有更深入的了解。 他说,目前园内仍是以各种常见品种为主,例如D17(赤刺)、甘榜牛奶等,但也庆幸,试过的朋友都赞不绝口,高兴之下,他还会以半卖半送的方式,回馈给订购榴梿的朋友们,以“榴梿”会友。 10兄弟姐妹轮流管理果园 黄德明透露,榴梿园是家中10位兄弟姐妹的共同产业,早年都是其中一名哥哥长期打理,直到近年才开始交由其他兄弟姐妹们,每年轮流管理。而今年刚好轮到他,因此每天清晨5点,他就要从春泉镇住家赶往榴梿园“巡逻”捡榴梿,这成了他近日的新日常工作。 黄德明的正职为烟草代理商,因此每天首轮“巡逻”结束后,就要赶回公司坐镇,下午则要重新回到榴梿芭继续“等榴梿跌”。 而好客的黄德明也会在榴梿芭看守期间,招呼亲朋好友在果园内大快朵颐,却没想到母亲当年在义卖会买下的两棵不知名榴梿品种,竟意外大受好评,尝试过的朋友纷纷要求订购。 “不知名”品种雷同泰国金枕头 说起这“不知名”的品种,每颗榴梿体积巨大,平均重量至少3到4公斤,甚至有不少重达8公斤以上,由于榴梿的外形与泰国金枕头雷同,故黄德明朋友也为其命名为“朱湖金枕头”,但除了外貌相似,朱湖金枕头无论是体积、香气还是口感,比正宗泰国金枕头有过之无不及。 黄德明指出,正宗泰国金枕头一般是没完全成熟,靠人工采摘后再进行催熟处理;而朱湖金枕头则像本地生产榴梿般,没有任何催熟工序,而是等榴梿完全自然瓜熟蒂落,因此果肉饱满,果香浓郁,口感更是苦中带甘,甚至有饕餮直言“价格不如猫山王,口感却远胜猫山王”。 母亲心愿 搭上“榴梿出口”列车 黄德明母亲多年前的无心插柳,让果园内充满榴梿香气,也意外乘搭上“榴梿出口”盛期列车,激发了黄氏众兄弟姐妹对榴梿园的发展动力,以致除了30多年前种下的74棵榴梿树外,不久前又再添置逾百棵各品种榴梿,包括号称“国王之王”的猫山王、黑刺,还有竹脚、金凤、红虾等。 为了完成母亲的心愿,黄氏10兄弟姐妹也集资在果园内兴建集装箱改造的屋子,成为大家庭团聚时的临时“祖屋”,更有意打造成果园民宿,招待前来的亲朋好友或出租。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