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流量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趁午休上网谷歌蒜香意大利面的煮法。搜索的结果是由一个简单的主题蹦出无数个类似的做法,而且每一则讯息看起来是多么有趣,像从魔术师帽子里不断溢出的彩带,可以无限度地延伸下去,填满人的脑袋。 关键是,有时候这些源源不绝的点子会使我产生一种想要把它们都收集起来的冲动,尽管有一些资讯对目前的我毫无用处。 为了不被过量的资讯消耗心神,我有意识地停止了这样无止境的浏览,减去了那些看起来美味又复杂的做法。毕竟,我想做一道简单的蒜香意大利面而已。 囫囵吞枣地搜集大量资讯,其实也是贪心作祟吧。一开始以为自己可以从中获益,后来慢慢地发现,当脑海里充斥太多片面的想法时,会造成思路不畅,一种精神的疲累,与其说是攥紧它们不放,毋宁是让它们牵着鼻子走,如果不学着筛选、过滤掉那些虚假、无用的资讯,人只会被纷杂的思绪占据,结果当然是贪多嚼不烂了。 尤其在流量为王的时代,最不缺的就是各式各样的想法和说法了。点击一个相关的网站,立马会出现许多立场迥异的观点和论述,铺天盖地的意见扑面而来,使人眼花缭乱之余,其实也正逐步分化着人的耐性与观察力——在海量的资讯淹没下,人其实更难深入探讨事物的本质,要不人云亦云,要不对自己不认可的价值观仓促地下判断。 记得不久前与一位退休的教师朋友茶叙,期间聊起因材施教的课题时,她说了一番启迪人心的话:“你无法把所有的知识都一股脑地灌输给学生,得考量他们消化和吸收知识的能力,所以要给予他们一点思考的空间,让他们学会独立思考,而不是着急地用知识来‘喂饱’他们。人吃太多会消化不良,精神的材料也如此,过度了脑袋就变得僵化,人就停滞不前了。” 我听了有如当头棒喝,觉得她也在无意间点出了自己之前常犯的毛病。当周围充满了各种资讯的诱惑,人会不时地为了“我所不知道的事”而感到焦虑不安,以为掌握的资讯越多越好,偏偏又过目即忘。而那些没经过自己验证,或反复思考其中理论的资讯,充其量不过是一些二手的知识。 根据目前需要选读资讯 于是,当我改变了读取资讯的方式,心情也相对地轻松起来。除了每天必读的时事新闻、一些知识型的视频外,也会根据目前的状况来选读自己需要的资讯,譬如说当我想要做一道料理时,我比较着眼在自己能够实现的目标上,也唯有从实践的过程中学习,才会收获真正属于自己的理解。 两千多年前,庄子已道出人生短暂,劝诫人们莫以有限的生命盲目追求无穷尽的知识,遑论是活在资讯泛滥的现代,在繁琐芜杂的资讯网络前,人显得何其渺小,但与其对“知”的欲望仅停留在一些零碎、片面的认知层面,还不如实实在在地把学来的知识运用在工作或学习上有意思得多。
2月前
2月前
3月前
5月前
6月前
6月前
(北京10日综合电)近期中国北方多处出现洪灾,包括民间力量在内的各地救援队进入灾区协助救灾,不过中国媒体发现,在灾区的一线救援现场,却出现“网红打卡”现象,救灾成为部分直播主作秀、攫取流量的财富密码。 “本来家属就痛苦⋯⋯”北京暴雨灾害造成5人因抢险救援牺牲,包括2名房山区蓝天救援队队员王宏春和刘建民,一些互联网博主、网红打听到其居住地,竟以“善意捐助”名义蜂拥而至,蹭逝者流量惹众怒。 房山区蓝天救援队队长陈海军说:“(网红们)拿著点东西、拿点钱就上家里去了,还要拉著家属照相,有人还会问一些刺激的问题”,有的博主更在逝者家门口开直播,“嘻嘻哈哈”。 两位队员家属曾公开表示“不希望被打扰”,想简单地料理后事,让英雄“乾乾净净地走”,也谢绝社会上的个人、单位、企业和基金会等捐款、捐物。 据报道,一些网红早前带团队进入灾区,在水中摆拍、直播,发到网络上博关注。河北涿州救援人员此前向媒体反映,两名男子穿著红色救援背心,带一名长者在深水区疑似摆拍作秀,遭救援人员劝离。 参与涿州救灾的子鹊救援队创始人称,“有号称来救援的人,带了一艘只能乘坐4个人的小船,一个驾驶手,一个操作手,还特地带了一个人专门拍摄,留给救援的就一个位置。什么没干,先把机位放好,摆出一副正在救人的样子。” 2021年河南郑州发生暴雨灾情时,也有一批网红逆行进入灾区,表演发放物资、“慰问群众”等博取关注。 一些重大灾情发生后,网红一拥而上已成为“次生灾害”。北京《新京报》社论称,利用公共事件蹭来的流量,不过是服务于个别网红涨粉、引流的需要。救灾是严肃的,牺牲的救援人员令人痛心。这些闻风而动的网红,既有可能干扰正常的救灾秩序,无疑也是伤害人们的情感和良知。7月10日,中央网信办发布了《关于加强“自媒体”管理的通知》,其中明确要求“不得消费灾难事故”。监管部门不妨及时介入,依法依规予以严肃处置。 除了网红摆拍救灾,连日来各地网民也纷纷分享当地政府官员疑似作秀场面,部分在灾场的官员,身穿乾净的西裤衬衫,有的脚上的运动鞋也没看到泥水痕迹。
7月前
最近几年是短视频崛起的黄金时段,我爸爸也乘着这段风潮,开始热衷于向我们推送一些链接,并点名让我们一定要从头看完然后附上观后感。我不晓得我的姐妹对此举是何感想,不过我非常困扰,以至于每每看见他分享的内容都选择忽略,却又被迫回应,从而陷入两难。 主要是那些视频都在歌颂父亲的伟大,套用曾经的催泪歌曲〈父亲〉,搭配一样的内容:爸爸赚钱把我们养大的辛苦,子女却不晓得感恩。一样的内容,有些是电影片段,有些是动画,千篇一律,让这首本应感动万千子女的歌曲沾染了流量气息,徒增几分市侩感。 最初看到这类视频我还会有些触动,到后来却已麻木。到底这些视频的受众是谁呢?应该是要提醒子女珍惜父母的付出,但不孝子并不会因为一个视频改变,有孝心的也不需要这些反复的提醒,只能够在某些特殊的日子赚取几分眼泪罢了。 我爸爸的要求让本就不知道如何反应的我更加为难。该给什么样的回应呢?谢谢爸爸,你辛苦了?这应该是他要的回答,我却觉得难以启齿。不是因为我不感谢他的付出,而是因为这一切都显得太过表面。每条视频都在强调爸爸的好,爸爸的难,却没有一条提到子女在父母面前失去的话语权和子女相应的付出。爸爸们确实赚钱撑起了这个家,但他们也赢得了这个家的绝对话语权——父母是绝对不会犯错的,就算犯错也是为你好;最极端的情况下,孩子反驳的任何一句话都被视为不孝。这种情况难道就没有发生吗?为什么没有一起被放在视频里?单就这一点我就不想对这个视频发出任何感想,因为平面的视频不可能展示出生活的立体。 不举牌并不代表看不上 但偶尔看着这些视频我又会想到我爸爸的脸,想像着他当时的心情。我们看到的是不同的画面,他看到了他的付出,我看到的却只是视频。曾经有一段时间家里很穷,那时没有人明说但我可以感受到生活的压迫,映照在爸爸向我们借钱时视线游离的双眼。后来好不容易撑过那几年,爸爸用讲故事的语气告诉我们那时他兜里只有10块钱,面对见底的油桶,无助化为眼泪一滴一滴落在方向盘。轻描淡写的同时挥舞着一把刀把故事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中,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他是怀着怎样的迷茫,却又尽全力再次扛起了这个家,甚至做得更好。 这难道不比一条条流量视频更动人吗?一次次刻意的指出像为父爱估了价,不举牌并不代表看不上这份无价之品,但求爸爸能够明白这一点,少发这些视频。 好啦,该去给他回馈了。谢谢你爸爸,你辛苦了。
7月前
朋友去算命,算命师傅推算着她的八字命盘,突然很严肃地说:有件事我要提醒你,我有点担心,往后几年你的性爱影片可能会流传出去。 先不论朋友是否有拍摄性爱影片——又或者她曾被人偷拍而没有发觉——我们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第一反应竟然是哄堂大笑,然后开玩笑说可以顺势开一个OnlyFans账号来赚钱。笑完之后,我们开始讨论:性爱影片外流本来被视为一种会被人指指点点的耻辱和污名,但来到这个时代,人们对这些事情的观感已经有了转变。 从最早开始为人所知的社交名媛芭丽丝·希尔顿(Paris Hilton),到身家超过10亿美元的网红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都曾有性爱影片外流。即使伴随着部分的鄙视和骂名,这些名媛和网红的知名度和商业价值却也跟着舆论和关注度水涨船高。后来一直有传言说,这些事其实都是她们自导自演的一手操作,既然“黑红也是红”,那么就先无所不用其极地收割一波流量,再趁势赚个盆满钵满。 一种社会的进步 当然也有非自愿的例子。奥斯卡影后珍妮佛·罗伦斯(Jennifer Lawrence)也曾遭骇客外流160张自拍给远距离男友的私密裸照,当时她的姿态是受害者、幸存者,谴责盗取照片的骇客。那是2014年的事,舆论毁誉参半,而支持珍妮佛的舆论态度是:女人不必因展露性感、表现性欲而感到羞耻。 可是往回拉到2008年,众人对阿娇的艳照门事件,却是一面倒的负面评价。从2008到2014,人们对这类情事的判断,开始出现了转变——或许,也有赖于许多教育和宣导的进步。 这几年,马来西亚也有一个Ms. Puiyi,因为裸照被盗,而决定在勒索者把照片放上网之前,“自己先脱”、物尽其用,自行拍摄并上传更多裸露尺度极大的照片和影片,而后成为坐拥2200万粉丝的现象级网红。一开始听闻这个新闻,我还在想:啊,虽然这依然是传统的女体消费模式,但也算是性压抑脉络下对父权体制的某种反扑,干得好。 脱或不脱,是某种门槛,决定了一个人往后还能靠什么展露什么,才能持续在网路上获取他人的注意力。把自己定位在受害人而隐姓埋名低调生活?或是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来对厄运反击——Ms. Puiyi后来在某个采访中吐露那段时期的盘算:她参考了多位曾有性爱影片或裸照外流的名人事迹,而后下定决心从这里开启自己的新事业。 她的说法,取得了相当大一部分年轻群体的支持。有个词叫荡妇羞辱,说的是女性因为自己的某些行为背离了传统(父权)的性别期望——如性感暴露、言行放浪——而被社会贬低,自身也会因此感到羞耻。 从前,人们会指责和恐吓:好女孩不会拍这种不知廉耻的照片和影片,你拍了就会有后果。 如今,人们说的是:女人有拍摄和记录性爱的自由,这是普通且正常的性欲展现形式。真正做错事的是故意把东西外流以作为威胁、勒索和不当牟利的那个人。荡妇羞辱的压力,已经被逐渐稀释掉了——也许这个演进方向会让某些人感到不高兴,但能够稍微松动父权体制对女性的钳制,这当然是一种社会的进步。 由于对这一类情色内容的快速消费市场一直都在,于是也顺势诞生了一大批以裸露为卖点的网红群体。以时事评述和追踪起家的推特,其实有半个本体是黄色内容的“肉账”,IG上随便一搜就是美胸美臀的大尺度美照,其后这个市场更延伸出更直白的钱色交易平台如OnlyFans等。 她们有商业价值吗?有的,只要流量够大,置入产品的业配照片一张收费从2500令吉起跳。百万、千万流量的大网红,就算以情色内容起家,掌握影响力之后也随时可以“把衣服穿回去”,转换跑道成为另一种形象较为健康的网红——打碟DJ、访谈节目、出唱片、拍电影、脱口秀、个人品牌等等。 人们对一个价值观的选择和判断,常常会被同侪圈子和当时的文化环境影响。就如我和朋友们的讨论:假若你的性爱影片真的被外流,你会害怕吗? 如果是10年前发生这事,那还是值得害怕一下的,随时会有“人生毁于一旦”的恐惧。但若是在2023年?说不定这是一个新事业的契机。一个人要不要走上这条路,或多或少会有心理障碍,但若已经非自愿地被拱上了这个舞台,总不能空手而归呀。
8月前
8月前
8月前
北京大学中文系的陈平原老师曾言:同一座城市,有好几种面貌:有用刀剑刻出来的,那是政治的城市;有用石头垒起来的,那是建筑的城市;有用金钱堆起来的,那是经济的城市;还有用文字描出来的,那是文学的城市。 似乎,岛屿的时光总是缓慢的。当知名品牌书局入驻吉隆坡时,槟城的书局(排除售卖课本、参考书的)始终寥寥无几。所幸,槟城人还有岛读书店,还有《城视报》。 “岛读”脸书专页的封面照写着:“环海的热带岛屿上,迷人的古迹老城里,我们以书创造人文风景”,透露出它与商业连锁书店的区别。 而踏入岛读书店的那个午后,是我的首次体验。除了想到书店亲眼看到、触摸书皮,翻开书页,那个午后还有要做的事情——索取最新一期的《城视报》。《城视报》是我中学毕业后在一些咖啡馆或是学府里看见的刊物,而收藏这份刊物成了我的爱好。原因无他,里头的文稿皆与我深爱的家乡有关。 在这如此注重流量的时代,纸媒也不得不开拓路线经营社媒。而《城视报》编辑团队实实在在地透过文字、透过图片记录与传达这座城市的点点滴滴,从创刊号介绍古迹区的老屋建筑风格,再到最新一期介绍乔治市内商店的招牌等,这一切都在为这座东方花园留下文字记载。倘若哪天这些地方消失了,至少还有文字留念。毕竟,一座城市有了人,有了文字,才是完整的。 有许多方法爱护一座城市 那天下午是我首次到《城视报》的工作室新址。对槟城大部分青年来说,这个地点一点都不陌生,就在由梅志雄先生改造旧铁厂而成的COEX共创空间。这空间加上不同的文青品牌入驻,且与巴士艺术中心相近,已成为岛上青年周末喜爱聚集的去处。不过,对于离岛好一阵子的我而言,走进该空间却找不到书店,只好拨电询问负责人。接听电话的,正是《城视报》的主编——张丽珠女士。耳边传来她的提点,方向感极为不佳的我才找到了目的地,顺利拿到刊物,还有机会在书店里细细地看书。就像回到大学时期,在商务书局里翻开书页,看看目录,看看其中一篇章。书店,是个有魔力的空间,让我们回到过去,反思如今的自己。 回到家后翻开第39期《城视报》,看着从小在乔治市见过的招牌皆有其历史背景,有于右任的墨宝、有胡汉民的墨宝、有李健的墨宝,觉得可贵之余,还有自己对这座城市的了解仍不够深厚而感到懊恼……这座城市的魅力,就像深不见底的宝藏。 如今,精品酒店、咖啡店、文青商店纷纷入驻乔治市,填海计划在经历了1989年的程序后,环境影响评估报告(EIA)也在近期获得批准,这座城市的风景线终究会一变再变。这城市自2014年起,就有编辑团队时时刻刻留意着她的动向,真是何其幸运。更何况这本免费的杂志图文并茂、纸质甚佳、彩色夺目,我回到热情的岛屿时,怎么可能错过它? 爱护一座城市,有许多方法。很庆幸,这座城市仍有《城视报》记载着她的前生今世,甚至是未来。如果某一天你在槟城以外的地区看到这本刊物,也请你翻一翻吧!
9月前
9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