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男童

2天前
3星期前
1月前
(新加坡10日讯)新加坡一名22个月大的男童刚入当地幼儿园,其父母却在第4天发现他右耳红肿瘀伤,怀疑被成人所伤,于是报警。 《新明日报》报导,当地警方接获投报后着手跟进,新加坡幼儿培育署也介入调查。 父亲卓剑文(45岁,运营执行员)告诉《新明日报》,他1月5日晚上帮儿子冲凉后,发现他的右耳上方有一道约5角钱硬币大小的瘀伤。 他当下跟太太确认儿子不是自己撞伤后,怀疑他是日间在中心托管期间受伤。 卓剑文透露,儿子年纪小,无法详细表达受伤经过,而接下来的两天又遇上幼儿园周末休息,所以他等到本月8日才前往询问。 他们跟校长讲述事件后,对方告知会展开调查。 “我们暂时也未能翻看任何的闭路电视画面。” 卓剑文说,以瘀伤的大小和受伤部位来看,不像是被年幼同学致伤,更像出自成人之手,因此报警处理。 “希望校方彻查后能给出交待,如果涉及不当行为,就应该对涉事者采取行动。” 卓剑文说,儿子从上午9时到中午12时待在幼儿园,日程包括到户外走动、听教师讲故事、在中心吃午餐。 他事后带儿子看医生,医生检查后吩咐让伤口自行愈合,现在伤痕已没那么明显了。 男童目前待在家中由夫妇自行照料。 警方证实已接获报案并在跟进事件,幼儿培育署则表示正在调查此事。 男童入学后行为有变 卓剑文告诉记者,他发现儿子自今年初入读幼儿园后,行为举止有些变化。 “以前在家为他换纸尿片时没有问题,现在他却激动反抗。现在出门还会主动牵着我们的手,在家吃饭时乖乖坐着,不会像以前那样一直想站起来。” 他说,后两项变化其实是好现象,但也对儿子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发生转变感到惊讶。 他说,他发现儿子受伤当天,察觉到他回家后表现异常,像是受到了惊吓。 “有时儿子中午回家后还能吃下一顿正餐,怀疑在幼儿园没吃饱。” 他和太太仍未决定接下来是否让儿子继续在该幼儿园上学。
1月前
(新加坡10日讯)朋友在校车上打翻饮料,12岁男童善意捡起饮料罐子并通知跟车员,被司机误以为他顽皮闯祸。司机抓住男童肩膀并大力拉扯,坚持要赶他下车,结果造成男童左肩脱臼,脸颊也被刮伤。 《联合早报》报道,64岁的校车司机傅俊发(译音)承认一项蓄意导致他人重伤的罪名,昨日在新加坡国家法院被判坐牢7个星期。 这起事故发生于去年7月31日下午,当时校车停靠在淡滨尼一带。伤者是一名小学六年级学生。 根据案情,这名小六生放学后如常和妹妹一起搭校车回家。他与一个朋友坐在校车最后一排的座位。校车开动后,朋友想喝绿茶,男孩帮忙打开罐装饮料并递给朋友。 不理男童多番解释 司机强扯其手腕肩膀逼迫下车 这时候,校车突然停下,朋友手中的饮料滑落,洒了一地。男孩见状便捡起罐子,并告诉跟车员饮料打翻了。 尽管他尝试澄清饮料不是他打翻的,但跟车员不停责骂他和朋友,还说要把事情告诉学校教师。 接着,司机把校车停靠在路边,走到受害男童的座位骂道:“你是不是还想狡辩?” 男童再次尝试解释,但司机不理会,还令他马上下车。司机捉住男孩的左手腕和肩膀,试图把他拉出去,男孩不停挣扎,紧紧抓住座位安全带,坚持不下车。 司机继续用力拉扯男童,过程中推了他的肩膀好几下,还挥手刮伤他的脸颊。这时候,男童的妹妹赶紧叫朋友拍下司机打人的画面。在跟车员介入后,被告才收手,回到司机座位继续开车。 男童乘校车回到住家楼下,一看到来接他的祖母,就哭着叙述被欺负的经过。祖母立即上前质问司机,对方一笑置之,否认动粗。 隔天晚上,男童的祖母决定报警。男童也在事发两天后去医院求诊,被诊断左肩脱臼,医院给了他2个星期病假。 司机接受警方问话时承认,他因为不满孩童没有系上安全带,还弄脏校车,所以才在一气之下动手。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新加坡24日讯)人小志气高!新加坡一名5岁男童正同父亲积极加紧训练,计划明年4月出发攀登珠穆朗玛峰大本营。如果成功登顶,他将打破纪录,成为攀登到珠峰大本营最年轻的新加坡人。 《8视界新闻网》报道,5岁的阿比扬(Abyan Imtiaz Irkiz)目前正和父亲一同勤加训练,每周到公园徒步,同时也会爬楼梯锻炼,准备在明年4月29日登顶。 根据新加坡纪录大全网站,嗡马丹加格(Om Madan Garg)于去年10月登顶珠穆朗玛峰大本营,当时他6岁。 同妻子经营瑜伽馆的阿比扬父亲透露,他与家人去年11月到尼泊尔进行瑜伽静修时看到了这则新闻,并得到了启发。此外,他也注意到阿比扬非常轻松地适应了那里的山路。 阿比扬母亲也说,阿比扬一直都很喜欢攀爬,会在游乐场爬来爬去,甚至在家里也喜欢挂在门窗上。 “我们意识到,在他学会走路之前,他就已经开始攀爬了。他总是试图爬上门栅、窗栅,这对父母来说相当可怕,但我意识到这可能是他的强项。” 从1岁开始,阿比扬就在儿童攀岩馆尝试攀岩,目前他也在岩石学校进行攀岩训练。 阿比扬父亲透露,他原本打算在2018年和朋友们攀登珠穆朗玛峰大本营,但当时因受伤不得不取消计划。 “我一直想这么做,然后我就想阿比扬既然可以完成(在尼泊尔)大约12公里的跋涉,而且他可以爬上爬下,也许通过一些训练,他实际上可以完成这个任务,这对我们两个人来说可能是一次非常有趣的冒险。” 为了在出发前做好准备,两父子目前每周都会到公园里徒步,并计划将路线从目前的7至8公里,延长到约15公里。 他们每周还会攀爬70到80层楼梯3次,之后也打算将次数增加到每周4到5次,最多200层。 “我发现恢复过程也非常重要,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酸痛会加剧,所以我们在阿比扬的训练中加入了一些瑜伽姿势,这样可以帮助加快他的肌肉恢复。” 此外,他表示,训练也包括针对高原反应,由于无法模拟,他只能教导阿比扬一些呼吸技巧,增加他的肺活量,提高他的氧气吸收。 到时,父子俩将从海拔2846公尺的尼泊尔小镇卢克拉(Lukla)出发,通往珠穆朗玛峰。从那里出发,要花大约12天的时间,每天步行4到6个小时,才能往返大本营,当中包括两天的休息时间,以适应高海拔的环境。 阿比扬父亲也希望,两父子在登顶大本营时可以遇到攀登珠穆朗玛峰的登山探险队,激励阿比扬攀登更高的高度。 “我们的计划是在4月底到达珠峰大本营。我想那里会很热闹,还会有很多其他的探险活动。这对阿比扬来说会是一个很好的景象,也许还能激励他在长大后登顶珠穆朗玛峰。”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3月前
3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