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补鞋

大概10年前,我突然想到可以试试看用旧脚车轮胎来补鞋,并实验成功(我没有巧手,是随便弄的)。此后至今,每隔一阵子,我就会把鞋底磨损的部分给修补一下,顺便也把一些松脱的地方也给黏好。这样一来,我的一双运动鞋,至少就能穿个两三年吧…… 我算是个喜欢走路的人,所以对鞋有点喜好。 去年末,我带了一双运动鞋和一双凉鞋外出考察,想着晴天穿运动鞋,雨天穿凉鞋,准没问题。结果,那个星期天天下雨。我的凉鞋大概因为太久没操劳,才泡过水走了一天,鞋底便开始脱落。于是只好天天穿运动鞋,穿到它湿透还微微发臭,得每天换两双袜子将就将就。 我有个朋友住在距离那里不远,说要来找我。在电话里,我提到鞋湿了。见面时,他带来一双比我的脚大一两号的旧鞋给我应急。大概在那个时候,他留意到我脚下穿了两三年的运动鞋有点旧,后来便给我找来一双又一双的二手运动鞋。 [vip_content_start] 他给我的第一双二手运动鞋,是灰黑色的,鞋底布满歪斜的田状格子。鞋身和鞋底都相当新,就可惜比我的脚小了一号,我穿起来有点紧。平常走路倒还可以,但要是穿一整天或穿来跑步,脚趾就会被挤得有点疼。 我没想到他给了我一双,还会接着继续找。隔了两三趟考察后的那一次见面,他又拿了两双给我。一双是暗绿色的,鞋底散着或长或短的方块突起;一双是灰白色的,中央有个8字,周边有一对对扁长的口字突起。灰白色那双的鞋底有点脱落,但经我稍微修补,即又变回一双好鞋。然而,这两双鞋我穿起来感觉还是有点窄,但不至于走久了脚会不舒服。 两个月前,朋友寄来照片,他忍不住又买了一双看起来很好、很美的运动鞋给我。从照片里看鞋号,我穿起来也许大了一点点,但只要穿厚一点的袜子,应该就很合脚。 朋友很有心,大概每次看到有合适的运动鞋,就会想到要给我。其实我早就告诉过他,我家里还有一双新的运动鞋呢。那一双是我哥今年初给的,他买了试穿后觉得太窄,于是给我。我穿起来虽然太松,但只要加上一层鞋垫,差不多也合脚。我是因为觉得考察容易把鞋弄脏弄湿,所以才每次都穿旧鞋去。 就这样,我家里突然多了这几双运动鞋,感觉自己很富有,它们大概足够我穿10年吧。 我不晓得一般人一双运动鞋能穿多久。我喜欢散步或跑步,天气好的话我差不多天天都去。加上我走路姿势不正,因此不用很久,鞋底脚跟的外侧就会先被磨损去,使得鞋底会稍微斜向一角。如果这样就丢弃,实在太可惜了。但若不换,磨损的那一角又会越磨越斜。 直到大概10年前,我突然想到可以试试看用旧脚车轮胎来补鞋,并实验成功(我没有巧手,是随便弄的)。此后至今,每隔一阵子,我就会把鞋底磨损的部分给修补一下,顺便也把一些松脱的地方也给黏好。这样一来,我的一双运动鞋,至少就能穿个两三年吧。 我因为有修补鞋底的习惯,所以对鞋底的纹路特别感兴趣。虽然我不懂得怎样的鞋底才算好,也没去研究,但只要它们的纹路很美、很立体,我就喜欢。刚刚补好的鞋底,我也会一看再看,好好欣赏,并迫不及待要试穿到处走走,看看修补的成果如何。其实,纹路美丽的鞋底未必就好。我的凉鞋鞋底就很美很炫,没想到当踩上溪边的滑石,它却没办法把我的人和心给稳住。 对于算得上喜欢走路的我来说,鞋是生活必需品。它们每天陪我散步和跑步,保护我的脚,带我到野外探索,我自然懂得珍惜。有时候,我甚至喜欢穿旧鞋和二手鞋,穿新的我会舍不得它们被磨损。朋友大概懂我,所以送来一双双二手鞋。
1年前
1年前
2年前
2年前
英国广播电视台制作的《修补店》(The Repair Shop)节目很受欢迎,观众带来各式各样、破损的心爱物品,希望此店能将它们复修。物归原主时,他们看到物件毫无瑕疵地还原,好多都不禁热泪盈眶,至亲的遗物尤甚。这节目成功之处,在于它能探进观众感情深处,轻轻拉动心弦,赚取观众的热泪! 有一次,有位女观众带来一件她爸爸的遗物。她想把它修好,重温她与爸爸过去的感情及快乐时光。那遗物完美修整后,她接过时不禁涙流满腮,急切由衷地向修补者致谢。显然这件遗物,在她心里占据了非常重要的地位。 那一幕也勾起我对爸爸的思念。爸爸过世快5年,他的遗物,我一件也没留。但深一层想,或许,这也不尽然。 爸爸留下的旧衣物、笔记簿及补鞋工具等等,我一件都没带走。内心深处,我晓得,爸爸已留给我一份最珍贵的遗物。那是一份你摸不到,却切切感受于心,永无需修补的一份厚爱。 兄姐弟8人,爸爸最疼我,这是家里不争的事实。姐姐曾听大人说有个算命师告诉爸爸,说我当年这初生婴儿脸相好,将来会做官。爸爸是否因此才疼我,我无法追知,也从没问过。我相信缘分,我是和他有缘,才能有这一段父子情。 童稚时期,我每夜睡在爸爸身旁。每天早上一醒,总少不了爸爸紧紧一抱,乐乐一逗,博我一笑。从不知这一逗一抱,是如此重要。稚儿有着爸爸爱,有着爸爸护,你不会怀疑这世界是否安全,是否稳固。早上站在爸爸身旁,看着爸爸刮胡,我时时好奇。他两腮下巴满满肥皂泡,轻轻一刀一刮,胡渣刮除,满脸就光鲜起来。 没上学前,我常围绕着他,观察他工作。看他剪裁车缝皮革,一手配制皮鞋;看他一钉一缐,全神贯注修补鞋子。偶尔我有些疑问,工作中他尽量耐心解释。我是他工作小伙伴,只能开口,但不能帮手。每年新年,除夕前几天,我会切切的昐着、紧紧的守着,看看他会否为我裁制一双鞋。大年初一,我会一早赶着起床,跑到梯阶往下一望。梯底下摆着一对发亮的皮鞋。我从没错失过、总是自豪自信地,穿上这一双,爸爸亲手裁制的新皮鞋。 爸爸爱听流行老歌,晚饭后我常伴在他身旁,一起享听这些老歌。偶尔他也会告诉我一些见闻 ,我专注的听,是他的忠实听众。每个周末,爸爸都会带五哥和我去看12点3刻那场电影。邵氏电影公司出产的影片,我们都看了不少。有些我们看了似懂非懂,但那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周末和爸爸一起出门。 家里谈起爸爸,仿佛说的是两个人。对哥哥姐姐来说,他是脾气躁打孩子的爸爸。我出生后,爸爸年纪大点,脾气也驯些。我知道的爸爸,只会轻骂,但不再鞭打。哥姐惧怕的皮鞭味,我丁点也没尝过。 也许,这一世我们有缘做父子,是因为我和爸爸有天生的默契。有一年,我还没上中学,爸爸要再娶,在家中,他就只问我一个人的意见。母亲早逝多年,我一想到爸爸要个伴,不假思索就对他说好。 上大学前,爸爸很舍得让我离家。离窠时,我感觉很自然,踏出很大人的一步。出门时心情平稳,涙一颗也没掉。爸爸表面上也一样,只是轻轻挥手一别。有一年暑假回家,爸爸给我一张支票付学费。爸爸一向很节俭,不爱乱花钱,那支票上的数千元,是他多年的积蓄。他面不改色就递了给我。接过那支票,我好生感激。 爸爸转世成了我的好朋友? 毕业后,在新加坡工作几年,又决定赴英工作。和爸爸照会一声,他也没反对,于是这一回我走得更远。现回首一想,也许爸爸熟悉我的性格,他知我走得再远,总会归家,所以他舍得,譲我有空间去外面寻索,等我倦了再归来。 于是,每天新年,我都长途跋涉从英国回家,陪爸爸过年、陪爸爸看电视、陪爸爸看方太的烹饪节目,陪他谈烹煮心得。这些日子虽平淡,这一段时间,与上了年纪的爸爸相伴,我感觉特别珍贵。爸爸知我在海外生活好,他没多说,没催我回来。他信任我,他对我很放任。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四年多前的一个清晨,爸爸突然脑内溢血,送院数天后不治。临终前,五哥及大姐都在他身旁。我没姐姐那份福气,握着他的手和他道别。我是在伦敦一个人哭泣,和他隔空告死别的。起初,我很在意,很在意不能在他身边送终。但现想着过去,也许父心知儿心,也许他知道我很难过,知道我不是有心的。 从伦敦赶回家后,爸爸已入殓。火葬前一夜,我单独陪他遗体一睌。那一夜很寂静,陪在棺旁,心也平静下来。爸爸遗体火化后隔天,我们兄姐弟返回火化场,捡遗骨放入瓮中。捡着那一小片爸爸的碎骨,我极其心碎,带着余悸深深的哀痛。这是麻木感觉里的惊醒,我知道这是爸爸完完全全离去的一刻。 今年疫情稍有好转,我几经转折才回到家中。在伦敦还没上机前,我又梦到了爸爸。梦里的爸爸,正值壮年。我约他在咖啡厅见面,结果却没去见他。后来他见到我,像是一位老朋友,毫不经意的说:“你怎么爽约?”醒来后想想,这会不会就像轮回的故事,爸爸已投胎转世,托梦回来成了我的好朋友? 在家隔离的几天里,熟悉的环境也带来更多回忆。小时候,除夕晚,当我装着入睡时,我总听到爸爸站在衣柜旁,发出“细细索索”的声音。我张开小眼偷偷一看,原来爸爸正在红包里装压岁钱,带着满心欢喜的心情,我最终甜甜入睡。 今年除夕将近,我不再期待爸爸的压岁钱,仅心里充满感激,感谢爸爸护着我成长,又舍得让我出外闯荡,让我找出自己的路,造就自己的人生。爸爸的厚爱、爸爸的放任、爸爸的舍得,让我一生受用不尽。 这就是爸爸留给我,永垂不朽的遗物。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