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魏家祥

16小时前
4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吉隆坡13日讯)从全盛时期的辉煌走向低谷的考验,马华在过去数届大选中流失了绝大部分华裔选票,就连“华基政党”的地位也受到动摇,不过,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坚称,即便如此,马华不会因为政治时局的改变而自我矮化,亦不会纯粹以选票的得失来衡量政党的成败。 他指出,在任何时期,马华坚持作为华人政党的身分,并承诺继续捍卫华人利益和推动国家多元发展。 他强调,华人也是马来西亚合法公民,任何人都无法否认马华在建国过程中奠下了很多基础,包括参政及学习母语的权利。 配合甲辰龙年的到来,魏家祥接受中文媒体新春联访时,畅谈马华的政治定位、在团结政府中扮演的角色、政府提倡的昌明大马理念以及马华与行动党的关系等。 他说,马华致力捍卫华教的信念从未改变过,也不曾怠慢或淡化。从1999年至今,该党已完成超过100所增建及搬迁华小的工作。 “我们完全理解作为一个纯华人为主的政党,我们有责任保护大马华人的基本权益。” 他说,马华是种族关系的亲善大使,在马来人眼中,马华过去数十年来证明自己可使各族和睦相处,若出现影响华裔的激进言论,无论在朝在野,马华定会发声。 “我不会感觉到害怕或者不好意思,我们就是一个华人政党,我不谈华人的事,还谈谁的事? “我是马来西亚人,但是我就是马来西亚的华人,那有什么错,这个身分象征没有冲突。” 魏家祥表示,纵观我国独立至今,没有一个政党能单一生存,许多政党在独立后仍以多元种族为基础,但实力板块仍离不开特定族群。 他说,若以政治现实为考量,政党倾向于在选区内争取特定族群的支持,无论政党的定位是否标榜着多元,实际上仍依靠特定种族或宗教。 他表示,马华、巫统及国大党虽然都是单一种族组成的政党,但争取马来亚独立时三大种族合作,各族谈判或协商,形成了当时的政治联盟。 他说,马华不能忽略在政治上面对任何选举时,必须与其他友党合作的现实。 他认为,马华数年前在党内设立附属党员的机制,是为了使党内能反映多元声音,制定政策时能聆听其他声音。 盼成员党能回归到国阵 找回核心价值和思维 魏家祥坦言,国阵自2022年大选后今非昔比,已由巫统本身单方面决定,但他希望各成员党能够回归到国阵大家庭,追回国阵真正的合作精神,找回核心价值和思维。 “我们(国阵)里面的政党,必须把重点放在国阵,先顾好自己的家,大家相互探讨彼此族群的问题,这就是国阵精神。” 他表示,若国阵成员党出现离心,另结新欢或者移情别恋,马华可以自行选择,继续作为一个政党存在,甚至重新开始,也在所不惜。 “难道你给人看到这样扁,人家就要取代你了,你还是觉得不要紧、我顺著你。 “既然你已经去意已决,或者是你已经移情别恋,或者是你已经另结新欢,政党可以决定。” 他强调,政党有各自的做法,马华会根据自身情况采取相应的行动。毕竟,罗马不是一天建成,政党需要花时间经营及做好自己的本分。 坚持提出合理批评建议 魏家祥强调,马华不会成为团结政府的“跟屁虫”,会坚持提出合理的批评和建议。 他说,政府内部应允许批评的声音,而他过去曾在国会与不少部长们的争辩,认为国会议员应说出真话。 他重申,马华首先要自强,令他人感觉到政党存在的意义,而党员必须先对政党有认同感,强化及充实自己,组织内部力量。 担任5届国会议员的魏家祥,从后座议员、副部长、部长、反对党到成为团结政府的一份子,每一届都扮演不同角色,他认为,政治局势的发展无法由个人意愿决定,既然已胜出成为国会议员,就应尽职尽责。 他坦言,在2018年时,许多人预言马华在下一届大选定会落选而使他丢失议席,但他将其视为考验,决心打破魔咒,随后在柔佛、马六甲及柔佛州选取得零的突破。 他以柔佛州选及第15届全国大选成绩的差异为例,政局或选民的投票倾向在9个月内出现很大转变,勿因选举失利感到气馁。 “不管人走茶凉也好,或者有些人可能不很看好你,觉得你扮演这个角色也是多余的,但我绝对不认同今天我们扮演这个角色是没有必要的。” 他指出,如今马华在团结政府内虽然没有参与政府部门的政策制定,也没在内阁中参与最高决策权,但却能在国会平台上进行制衡和监督。 “我们会继续呛声,我们责无旁贷,就算被人看成是在团结政府没有什么力量,我还是会扮演制衡和监督的角色。” 他表示,至于马华在团结政府内是否在演独角戏,这取决于“观众”的角度。 他说,如果政府政策良好,马华必定会给予支持,但他不忘奉劝当局勿轻视人民的怨声载道。 魏家祥认为,团结政府在推动教育政策尤其是处理华教的课题时,似乎未能充分展现“昌明大马”的精神。 他同意首相拿督斯里安华推出的“昌明大马”理念,但前提是该理念所蕴含的包容精神必须渗透到各个部门和体系中。 “例如,教育部长(法丽娜)提到华小是非常重要的一环,教育部应该在华教中体现宽容的原则,但我认为,以目前情况来看,教育部依然没有办法呈现出来。” 他说,教长在国会下议院多次避答各项教育课题的进展,例如英语教数理双语教学计划(DLP)所产生的争议,而教育部最终选择了以强硬的方式逼迫校方去配合这个“变质”的政策。 他指出,许多华中依然希望教育部能聆听他们的心声,并维持原有的政策,勿强制在推行DLP计划的学校中开启开启一班马来语教学。 “在这种情况下,教育部应该更务实地面对和解决教育课题。” 当记者进一步询及如何看待团结政府在推动“10+6”华小计划的魄力时,魏家祥先重复一句“魄力?”,继而批评说:“这是说了5次、不回答和拍桌后承诺将去解决的情况”。 他表示,随著学生人数越来越多,教育部有必要致力推动建校的课题。 他奉劝行动党华裔部长在内阁中展现气魄,并实现自我监督。 “不要忘记当年你们如何监督我们,既然你们当初秉持标准跟进议题,那今天我不求什么,请自我监督,说一些该说的话。” 魏家祥也以曾当过教育部副部长的过来人身分,给予现任副教长黄家和祝福,并祝贺他任重道远。 他强调,在批评和回应一些课题时,马华从来只对事不对人,亦无意对行动党部长针锋相对。 “当我谈到机票课题时,你认为我的目标是交通部长(陆兆福)吗?我只是投诉亚航Super App卖贵机票。 “另一次则是谈到MYJPJ系统的弱点,若发生资料泄露的情况,任何人都可以检测到3300万人的资料。” 他感慨,正因自己是马华总会长,他的谈话很容易就会被放大检视。 他说,自己一视同仁对待各政党的部长,并同样批评非来自行动党的财政部长、经济部长、农粮部长及教育部长的表现欠佳。 “为何关系到某政党的课题时,就会格外不顺眼?对于一些没有问题的,我从来也不会去挑剔他们;如果有问题或觉得不对的,我会说出来。” 他指出,马华不是一个委屈求全的政党,他也不容许其他政党肆无忌惮地攻击马华。 当询及若今天不是马华总会长的身分?魏家祥豁达地笑说:“如果你什么都不是,你说话没有分量,你的新闻可能就会出现在报纸最尾端,看不见的地方。” 他表示,作为人民代议士,他有责任站在人民的角度去发声,绝不会因为担心任何人的喜怒哀乐或得罪他人而却步。 在2018年,魏家祥成为马华唯一胜选的国会议员,也是马华唯一的“火种”,但他万万没想到“孤军作战”的精神,打动了马青宣传局主任梁子祥,更促使后者加入马华。 他忆述,当时面对执政党围攻而感到孤零零,甚至已奄奄一息,就连找个人吃饭也难。 他说,党内必须有老中青组合,老党员不能完全排斥年轻人的加入。 他赞扬拥有外交官背景的梁子祥,以各种语言发表言论时台风沉稳,而他希望党内有潜能的年轻人能快速成长,协助、强化及重建该党。 他指出,该党目前只有6万多名年龄40岁以下的党员,而他已指示马青总团长林添顺在全国各地全面招收年轻人,必须加快力度推行这项工作。 另一方面,适逢马中建交50周年,魏家祥受询是否已获赋权为政府策划相关活动时说,目前仍在等待政府的回应,而马华对华事务及一带一路委员会开始活跃,一些商团也与马华联系互访。 “马华是个老牌政党,就算没有任何身分认同,我们都会义不容辞,只要是基于国家利益,对人民百姓好的,我们都可以去做。” 针对马华大港区会于今年1月份进行新招牌揭幕仪式,而让人感觉马华已启动机制应对第16届全国大选,不过,魏家祥反促媒体勿对大选行动室的准备工作过于敏感。 他说,对马华而言,无论选区是否属于该党或上阵权落在谁的手中,做好本分、备战大选是每个政党应该扮演的角色,并表示该党日后会根据时局做出决定。
2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4星期前
4星期前